时代书画报官网

当前位置:

首页 书画轶事 书画轶事
书画轶事

忽悠来的“雁门关”


时间:2015-12-22 10:01:34 来源:本站 作者:于磊 点击:5698

雁门关,又被称为西陉关,位于山西省忻州市代县以北20公里处的雁门山中,是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天下九塞,雁门为首”,作为长城重要的关隘,雁门关与宁武关、偏关合称为“外三关”。雁门关东临隆岭、雁门山,西靠隆山,两山对峙,形如闹门,每年大雁都往飞其间,故被称为雁门。且北依雁北高原,南屏忻定盆地,是历朝历代镇守边关的咽喉。雁门关是宋明两代的历史标志,“雄关鼎宁雁,山连紫塞长,地控黄河北,金城巩晋强。”这是古人对偏关的赞誉。早在战国时期,这里就是赵武灵王大破林胡的战场,唐朝名将尉迟敬德在关东建九龙寺,宋代杨延昭威镇三关。明朝洪武七年(公元1374年)吉安侯陆亭将关城移在此处,重新筑关。雁门关东西两翼,山峦起伏。山脊长城,其势蜿蜒,东走平型关、紫荆关、倒马关,直抵幽燕,连接瀚海;西去轩岗口、宁武关、偏头关至黄河边。

雁门关之关城,周长二里,墙高一丈八尺,石条座底,上砌城砖,门三座。东门之上筑有楼台,名曰雁楼,门额嵌镶一方石匾,书曰“天险”。西门之上筑有杨六郎庙,门额嵌镶一方石匾,书曰“地利”。东西二门上曾建有城楼,内塑杨家将群像,并在东城门外,为李牧建祠立碑,可惜城楼与李牧祠,均在日寇侵华时焚于一旦。傅山先生所书的“三关冲要无双地,九塞尊崇第一关”的对联也已化为灰烬了。在北门,未建楼顶,只有门额嵌镶的一方石匾,书曰“雁门关”。这三个大字出自明清时期的傅山之笔。傅山,明清之际的思想家、书法家,世出官宦书香之家,家学渊源,书法造诣登峰造极。傅山少时,受到严格的家庭教育,博闻强识,读书数遍,即能背诵。15岁补博士弟子员,20岁试高等廪饩。后就读于三立书院,受到山西提学袁继咸的指导和教诲,是袁氏颇为青睐的弟子之一。顾炎武极服其志节。于学无所不通,经史之外,兼通先秦诸子,又长于书画医学。著有《霜红龛集》等。一些武侠小说里,傅山被描写为武侠高手。他是著名的学者,哲学、医学、儒学、佛学、诗歌、书法、绘画、金石、武术、考据等无所不通。他被认为是明末清初保持民族气节的典范人物。

清王朝定鼎后,傅山致力反清复明,立誓不与新政权合作,以医行世,避居于乡间。这年雁门关修建已接近尾声,当时代州知府根据皇帝谕旨,指名道姓要傅山写门匾,傅山借故推辞。知府派他的手下王石(化名)去办这件事,并吩咐王石:办好有奖,办不好严惩不贷。王石是傅山的外甥,也是一位书法家,从小就跟随舅舅傅山学习写字,随便写写还行,但是要真和傅山比较的话,功夫那还差得甚远。他很了解舅舅傅山的脾气,来硬的不行,软的也不好说,要想让舅舅写出“雁门关”这三个字,只能靠“骗”。

于是,王石打着让舅舅给他写贴子练习的旗号,让舅舅傅山给他写个“雁”字,傅山并没有多想,拿起笔就给写了。过了几天王石又去找舅舅,让傅山又写了个“门”字。

不久,傅山生日到了,王石带上厚礼去拜寿,趁傅山酒后雅兴时,王石端上准备好的笔墨纸砚,说:“舅舅,你今天给我写个“关”字吧。”傅山高兴的说:“还是外甥像舅舅,爱写字。”那时候的“关”还是繁体字“關”,傅山挥笔写到繁体“門”字时,突然想到:这小子第一次让我写了个“雁”字,第二次写了个“门”字,这次又叫我写“关”字,这是想要“雁、门、关”这三个字啊,唉,这小子骗我了。傅山放下笔就骂王石,见舅舅发火了,王石卷起那个没完成的“关”字就溜回了家,为了交差并得到丰厚的报酬,他只好在家里自己完成了“关”字的最后一部分。

雁门关落成了,“雁门关”三个字雕刻成了石匾,镶嵌在城门上,许多文官武将赞美“雁门关”三个字写的有气魄。但后来人们发现,在很远的地方看“雁门关”三个字时,“關”字只能看见“門”,里边的部分却看不清。不信?你们可到雁门关亲自看一看!

古来以雁门山和雁门关为题留下诗文的名人不算少,如元好问、李白、李垫、李梦阳、朱彝尊、常建、陈子昂、李贺等等,说也说不完。两千余年间在雁门山和雁门关戍边征战的名将更不算少,像薛仁贵、李牧、郅都、杨业、杨延昭、李佐车、李渊、李自成、郭子仪、拓跋珏等等。小小的城关,寄托着自古至今文臣武将对祖国的爱护之情,包含着历朝历代人们对于美好生活的的期待之心。随着时间的流逝,历史的遗迹已所剩无几,它们不应消逝,更不应被遗忘。(晓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