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书画报官网

当前位置:

首页 书画轶事 书画轶事
书画轶事

书画鉴定趣事(上)


时间:2015-12-30 09:55:52 来源:本站 作者:于磊 点击:5645

作者认不得自己的手迹

晋朝有位叫作张翼的人,善于摹写书圣王羲之的墨迹。一次,晋魏帝令张氏摹写王右军(王羲之)的自书表,然后再交与右军审阅。王氏见到题有自己名款的仿品后,当时竟当成自己的手书。直至细察良久,才发觉那是狗尾续貂的赝作。接着莞尔一笑,褒贬掺半地说道:“小子几欲乱真!”

芸芸艺林中,连伪造自己作品都不能辨认者岂只王羲之。近代画坛巨匠齐白石,在代人鉴别自己的画作时,竟然将赝品《墨海矍鸲鹆图》误当成自己的作品,后来经过专家们的反复审核,才从白石绝少签署的“阿芝”名款上发现了作伪的端倪。余题和印章尽管均摹刻得十分准确,但在鉴定家们明察秋毫的“扫描”下,还是找出了破绽。

清代的陈邦彦,是个仿造董其昌书体的高手。偏偏当朝的真龙天子康熙对董字又情有独钟。一日,康熙把各地贡呈的董字全数挂出,并让陈氏从中找出自己的仿品。岂料,提心吊胆的陈邦彦仔细辨察以后竟说:“实在分不出。”

陈邦彦的这个“分不出”很可能慑于皇威,故而不敢直言。但也有可能仿写逼真,时隔已久,确实难以辨认。

康有为给“藏家”题跋

工诗文、擅书法、精鉴定的保皇派首领康有为,在戊戌变法流产败逃上海后,不少人将自己收藏的字画,送康氏鉴、跋。对真迹,康有为自然欣然命笔,对纷至沓来的赝品,他就头痛得避之无计了。他曾开过一个十分有趣的玩笑:

一次,康氏接过一轴声称是唐太宗御书中堂的“宝墨”,没有审视字面,便提笔在包首上写了“未开卷即知为真迹”八个大字。这种含蓄诙谐判定伪品的行为,识者无不捧腹大笑!

总的说来,鉴定家是凭据鉴定质量给当代和后代树立形象的。换言之,鉴定的对、错,跋文的准确与否,甚至价值容量大小的评估,艺术层次高低的敲定等,都直接影响到鉴定家千秋万代的声誉。因此,严肃的学者是绝不肯违心说话的。

明朝董其昌在书、画、文学、鉴定王国里可谓一代宗师,可经他鉴定的传世古字画谬误却很多(走眼失误,自古迄今,一流高手也在所难免。清代大鉴藏家张丑审定的墨迹,今人也只给了个七对三错的评价)。有些明知是赝品,董氏却定为真迹。兴许也有其不可示人的难言之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