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书画报官网

当前位置:

首页 书画作品 书法
书法

刘新科:不问收获 但问耕耘


时间:2016-01-28 15:18:53 来源:本站 作者:朱童童 点击:6384


刘新科,男,1958年生,湖南邵阳人,曾任国家青藏铁路建设领导小组办公室和国家京沪高速铁路领导小组办公室负责人(正局级),现任中国铁路文联副主席兼秘书长,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中国铁路书法家协会副主席兼中国铁路总公司机关书协主席,中国书画家协会副主席,《时代书画报》艺术委员会副主任,内蒙古时代书画院副院长,长城书画院常务理事。

和刘新科先生约好的那天,多日雾霾的京城现出一丝暖阳,天空中淡淡的蓝色也让几日来低落的心情有了些欢喜。因采访前已与刘新科先生有所接触,在赴约途中,内心平静又泛着些期待。提早来到约定好的地方:一个装修精致却不乏素雅的包间,一桌一椅,一笔一墨,却也温馨和谐。

笔墨抒发生活与工作之感

刘新科先生的父亲与祖父都写得一手好字,上学时期就因为从小耳濡目染父辈的书香气而对毛笔字产生浓厚的兴趣。在学校的大字课上,他写的字总是老师拿来夸奖的优秀范例,因为喜爱再加上天赋,使得刘新科先生在书法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作为一名铁路建设者,刘新科先生将他的大部分时间都奉献给了中国的铁路事业,但每每问起他对于我国铁路建设的成就时,他总是一句:“我就是铁路建设的一个小兵。”刘新科先生对于他从事的工作非常尊重与自豪,他总说自己多幸运能参与中国的两项铁路大工程:“我能参与建设世界上最高的青藏铁路和世界最好最快的京沪高速铁路真是莫大的荣幸啊!”他在铁路建设方面是值得称道的,而作为一位以书法为爱好的“业余”书家,刘新科的成就也不可小觑。刘新科先生总是谦虚地说自己不是专业的书法家, 只是以一种爱好,持之以恒地继续下去,让自己的作品有更多的人喜欢。他在工作的业余时间一直笔耕不辍,沉浸在自己的书法世界里,没有任何人打扰,用最单纯最唯一的心态来面对自己手中的笔和面前的宣纸。

刘新科书法作品

那天结束采访之后,刘新科先生书兴大起,现场挥毫写下数十幅佳作。写字时的刘新科先生目不旁顾,全副身心都融入进笔端纸上,指、腕、肘、肩甚至全身都随笔的抑扬顿挫而协调一致地转动,提按徐急在变化中一气呵成。笔端的跌宕卷舒,润笔落下枯笔收,没有一丝犹豫和多余,每一笔横竖、撇捺都在他的笔下奔腾。刘新科先生对他的作品非常严谨,有一笔没有到位,就要重新写,整体的结构韵致没有充分表现出他的情感也要重新写,这就是他平时习字的状态,一丝不苟地对待每一幅字,就算达不到完美,也要达到自己最满意的状态。

为了提高自己的书艺,刘新科先生还参加了书坛泰斗欧阳中石先生的书法研修班,从书艺理论方面弥补自己的不足,书法创作亦臻新境。欧阳中石先生作为书法泰斗和书法学科的创立者对书法有着高屋建瓴的见解。刘新科先生一直记着欧阳先生的训导,“作字行文,文以载道,以书焕彩,切时如需。”“抱德如山重,弘文理益明,和谐行教化,大道更恢宏。”这些诗文蕴含着刘奇葆部长在中国书法家协会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上讲话中阐述的“书中有文,书中有道,书中有人,书中有德”的深刻内涵,也给了刘新科先生一种对于书法的新的体悟。

采访的时候有一个细节让我印象深刻,那就是在提起刘新科先生的父亲时,刘新科先生非常自豪,他觉得自己的这份天赋是遗传了父亲的基因,也很感谢自己小时候能在一种书香的氛围中成长。他至今都记得幼时看父辈们坐在一起品茗漫谈,吟诗作对,欢声笑语里将这份文艺的气息灌输进了刘新科年幼的心。耳濡目染真的会对人的一生产生很大的影响,虽说刘新科先生并不是专业的书法家,但因为这份热爱也扩宽了他的人生,让他体会了另一种宁静的世界。忙碌的工作总会让人感到身心疲惫,但在结束工作之后,一个人在书房研墨、洗笔、铺纸,淡淡墨香随着毛笔在宣纸上舞动渐渐充斥鼻间,柔软的狼毫在充分吸收墨汁的瞬间变得沉重而有质感,手掌轻压下的宣纸在静静呼吸,肘、腕、指与笔融为一体,峰回路转之间又是一番天地。这个天地是独属于写书者的,呼吸之间只有纸笔的相互倾诉,四周不再存在任何事物,这是一种宁静内心的释放,是一种接受另一个自己的状态。

对于曾经当过兵的刘新科先生来说,艰苦紧张的训练日子是对毅力与意志的锻炼,这种优势也在写字时发挥了出来。他似是体内蕴藏着一股力量,非得写出来不可,持续几个小时都不见疲惫,反而越写越有手感,大笔一挥一个遒劲秀美的大字便跃然纸上。刘新科先生各种书体都有习练,心情激扬之时便挥毫行草,而置平静之态时又低头淡然地写隶楷之书,这种随心而写的状态正是他所推崇的自然之美。当抛去了所有的牵绊与功利之心时,笔墨便会与心跳同奏,一撇一捺所生发的流美秀丽便毫不做作。

立人方能立字

刘新科先生取得今日这般的成就,并非一日之功,而是多年的心血与勤奋练就的。早期他四处寻觅到柳公权的《玄秘塔碑》帖和颜真卿的《多宝塔碑》帖,在乡间昏暗的油灯下,一点一画地临摹,不知换过多少支笔,终于修得柳书之雄秀挺拔,颜书之端庄大气。之后的日子里,刘新科先生体悟到,只有融入各式的书体元素,外在飞扬而内在自我的草书才能淋漓尽致地抒发出他内心的情感。他学宗二王,取张旭之豪放,怀素之圆转,笔锋回转出山谷之险侧,融会贯通而任意恣情,不求变而变,不追新而新,气势奔放,将一腔豪情在满纸云烟中肆意挥洒,将浑身的疲累一洗殆尽,久而久之,书艺也精进不少。

刘新科书法作品

作为湖南人,家乡雄奇峻峭的起伏山峦,古桥下九曲盘桓而过的清流,让曾在溪边放牛、打草、砍柴的他饱览大自然变化无常的美。四周那层次分明的层层峰峦,耳边羊儿带着软绵的声音咩叫,多少次让他真切感受到音乐般轻重快慢、高低相间的节奏,线条起伏变化所引发的生命的律动。生活与自然的赋予,经过他的体悟与深化,最终融进了他的笔下,变为宣纸上舞蹈的线条,使得他的书法无不洋溢着自然之气息,洒脱之灵动,不靡丽,不轻滑,不作媚人状。

刘新科先生写字时,总是把纸一铺,直接提笔落墨。笔者曾见过有些书家在写字前会把宣纸折出格子印,这样写出的字会显得布局工整而不凌乱。看到刘新科先生如此之态,不免有些佩服,笔者自认为但凡能在白纸上自如书写者,定是有些功力的,而刘新科先生却笑说:“我在乡下时插过秧,练出来了,眼睛就是尺子,用不着打格也不会写歪。”虽然笔者并没有经过专业的书法训练,但仍可看出刘新科先生的字,不是一朝一夕写出来的,流美、酣畅,提转之间充满了生气。

刘新科书法作品

日本高僧良宽曾说他最不喜欢“书家的字、厨师的菜和诗人的诗”,是因为这里面只有技巧而没有自性,太多“表面文章”而缺乏内涵,过于一本正经而缺少自然而然的品质。刘新科先生在书法之路上一直顺心而为,一点一画之间表达的都是真情实感。他一直以曾国藩的一句话自勉:“不问收获,但问耕耘”,这句话真的很贴切地概括了刘新科先生至今的书艺之路,这不仅是他的追求,更是他的生活态度。为人须在一“淡”字上着意,曾国藩曾说“德以满而损,福以骄而减矣”“功不必自己出,名不必自己成”,世事万千,各事看淡心自宽。“不以富贵功名及身家之顺逆,子姓之旺否悉由天定,即学问德行之成立与否,亦大半关乎天事,一概笑而忘之”。这是一代大略之人的处世之道,实在让后人为之敬仰。

书法的真正生命力和魅力是与人生密不可分的,一个人的修为、性情、品味、素养总是会在一笔一划中表现无遗。往往那些人生阅历丰富,修为品相上乘的人,其书法墨迹多涉笔成趣,让观者能从字间体悟到作者深蕴其中的思想语言。鲁迅先生说:“首在立人,人立而后凡事举。”鲁迅先生一直关注人的主体性,重视人内心的精神光芒。一个独立的人,只要内心宁静致远,笔下的字便会随着心灵的微妙变化而现出耀人的风采,书法得自由自在地写,不受任何外界因素所制约,应该是充满偶然的。(文章详细内容请见报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