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书画报官网

当前位置:

首页 书画作品 绘画
绘画

刘凤玉 :用绘画书写生活


时间:2016-02-02 10:41:28 来源:本站 作者:侯亦非 点击:5666


刘凤玉,出生于辽宁省义县。2013年到北京进修学习,现为内蒙古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工笔画学会会员。2012年,在内蒙古通辽市博物馆举办“丹青溢彩,群芳竞艳——刘凤玉美术作品展”。2013年,作品《良宵》参加内蒙古美术家协会举办的“今日草原——内蒙古美术作品展”,获三等奖。2014—2015年,作品《逢春》《早春系列-1》《早春系列-2》《早春系列-4》《冬闲》《瑞雪兆丰年》《金色家园1》《金色家园2》《和谐花园》《守望》先后入选中国美术家协会举办的几大展事。

既有着内蒙古女子的豪爽与豁达,也有着江南女子细腻的一面,这就是刘凤玉留给我的印象。初见刘凤玉,她爽朗的笑声盘绕在我的耳畔,言语间流露着诚恳,幽默的话语总会让人会心一笑。

我们之间的谈话宛如流水行云,轻松自如。

对艺术执着的爱

刘凤玉出生在辽宁省义县一个普通的农民家庭,她天生就有一些绘画“天赋”——对色彩具有很强的感知能力。对于绘画的热爱最初是源于家庭的影响,爷爷、父亲和叔叔都是绘画爱好者,在耳濡目染之下,她便对绘画艺术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如果你对它感兴趣,就不会觉得枯燥。”说这话时她正伏在电脑桌前查找以前的作品,鼠标的敲击声回响在偌大的房间中。

高考那年,刘凤玉毅然决然报考沈阳鲁迅美术学院,当时虽然每个地区招生都有指标,但是名额有限,能够进入美术学院仍是一件很难的事情。刘凤玉的专业课合格,文化课也超过录取分数线100多分,但由于种种未知的原因,她一直也没有等来期待中的录取通知书。命运就是这样和她开着玩笑,在困惑中的她不得不考虑家里人的建议,转而学习会计专业。但她对于绘画,仍有着一种近乎痴迷的执着,多年来,刘凤玉一直利用业余时间进行绘画创作。在艺术的道路上,刘凤玉是不甘于寂寞的,为了重拾心中的梦想,2013年9月18日,刘凤玉怀着对绘画艺术的向往到现代工笔画院进修,跟随王天胜、李魁正、蒋采萍等著名工笔画家学习国画。在这里刘凤玉迎来了她艺术生涯的重要转折点。

由于没有接受过专业的学习训练,刘凤玉深知自己的基本功十分薄弱,所以初到画院,她便十分刻苦,勤学苦练,虚心向他人求教,把生活的琴弦拧得紧紧的。“再回头看自己以前的作品,简直就称不上创作,充其量只是装饰品。”提起初到画院时名家作品带给自己的震撼,刘凤玉毫不掩饰,“我需要学习的东西实在是太多太多。”当初未能到沈阳鲁迅美术学院进行专业的学习成为刘凤玉的一个遗憾,可也正因为没有“天之骄子”“科班出身”的那份儿优越感,反而成就了刘凤玉的自我提高,促使她不断奋发向上。在现代工笔画院,刘凤玉得以接受正规的训练和教育,名师的教诲和引领使她得以徜徉在线条和色彩的世界里,从而不断进行寻觅、探求和创造,艺术的种子也在其心田上逐渐开花、发芽。

另辟蹊径画怪柳

《逢春》 220cm×140cm

之前从来没有接触过国画创作的刘凤玉,最初学习时十分茫然。“前两个月丝毫没有动笔,只是看其他人画。”刘凤玉回忆起那段时光依然感慨万分。任何一个真正的艺术家都不会自足于模仿,刘凤玉也不例外。“每个人都应该有自己的个性。”她清楚地知道,什么才是自己所需要的。就像自己的作品,她清楚地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感觉。从《逢春》《早春系列》,再到去年的《冬闲》《瑞雪兆丰年》,“我的画中很多都有雪,这与我本身的性格也有关系,我喜欢凄美、凄婉的东西。”

《良宵》 172cm×90cm

艺术来源于生活而高于生活。刘凤玉说:“自然界本身的东西和画面表现的东西还有些不同,要根据画面表现的需要进行适当的艺术加工。”她喜欢在自己熟悉的环境里捕捉灵感。内蒙古通辽市奈曼旗独有的一种形状奇特的树种——奈曼旗怪柳,被当地人称为“疙瘩柳”,怪柳长得横着斜着,完全没有规律性,也没有“万条垂下绿丝绦”的妩媚,它高大、粗壮、树皮暴裂、满身疤痕。让人吃惊的是即使树身烂空,它也能枝叶茂盛,蓊郁苍翠。家乡的怪柳给刘凤玉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她下笔心思巧妙,将所学到的东西融会贯通,另辟蹊径,通过用墨的浓淡、轻重和用笔苍韵的不同手法,外表丑陋的怪柳在刘凤玉的笔墨下呈现出别样的风韵,展现出怪柳的活力与顽强精神,给人带来一种崭新的视觉体验。

为了使自己的创作有更多可能性,她也尝试着改变作品中的单一、消极元素,加入更多的暖色调元素。“以前的作品大都给人一种凄婉、苍凉之感,我现在尝试用工笔重彩来表现怪柳,向人们传递阳光向上的东西,这种积极和正能量似乎更符合我现在的心境。”刘凤玉说,“我更期望能将重彩和淡彩结合起来。”也许这正代表着一种成长的历程,尝试着找到自己适合的表达方式,学着用感觉主导画面,而不是用色彩。刘凤玉说这条道路,她还在继续探索,只能自己去不断尝试。正是源于对家乡生活素材的不断挖掘,对怪柳的激情灌注,刘凤玉的作品才有着独特的艺术魅力。

品画知百态人生

刘凤玉十分珍视自己的每一幅创作,用她的话来说:“自己的作品就像自己的孩子一样,这样的比喻一点都不为过。”她严格要求自己,一丝不苟,“创作时要仔细推敲,要多看,每一次看的感觉都不一样。”在创作时,刘凤玉喜欢单独一个人静静地画,不希望被任何人打扰。她喜欢一边听京剧一边画画,谈及为何有着如此独特的喜好时,刘凤玉说:“京剧的韵律、节奏特别适合画工笔线条,它能烘托出艺术创作过程中的气氛,让你的心感到平静、安稳。”

《瑞雪兆丰年》 190cm×160cm

她很享受创作的过程,陶醉其中,拿起笔时,仿佛整个生命都在线条里流淌,全世界都静止了,只能听到京剧的韵律以及画笔的沙沙声。刘凤玉笑着说,“听着京剧、画着画,这个时候就觉得我是最幸福的。”她对幸福的理解很简单,不是物质上的追求,而是精神上的富足,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有充实感。在品读画作中,她读懂了“莫把丹青等闲看,无声诗里诵千秋”的意蕴。她在博客中这样写道:“绘画是文化,要用深厚的文化底蕴做‘垫底’,这样画出来的东西,就会少一份浅表,多一份厚重;绘画是生活,万事万物皆可入画;人们在竞争中变得浮躁甚至扭曲,绘画则可养心。”

周末休息时,除去吃饭时间,她可以从早上到晚上画上一整天,疲惫一天的她晚上倒头就睡。常时间久坐画画,使刘玉凤患上了肩周炎,但是因为热爱,她一直坚持着,“喜欢是最好的老师,绘画已成为我生命中的一部分,最主要的一部分。”一个“最”字足以表达绘画在她生命中所代表的重要意义,她将自己炽热的感情全部投入绘画中,把自己对自然的理解与感悟通过绘画语言表达出来,用绘画写人生,用绘画写生活。当谈及她的目标时,刘凤玉沉思良久,说道:“希望更多的人能够喜欢我的作品。”之后,如释重负地笑了。

能不放弃最喜欢的绘画艺术,从儿时到现在;能实现自己的梦想,从现实到笔端——刘凤玉是幸运的,一位普通的画家,没有显赫的头衔和耀眼的光环,但她对绘画的热爱和敬业精神却是闪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