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书画报官网

当前位置:

首页 艺术讲堂 艺术讲堂
艺术讲堂

汉朝《石门颂》临习感悟汉


时间:2016-02-19 08:36:35 来源:本站 作者:于磊 点击:6094


《石门颂》 (局部)

《石门颂》 (局部)

《石门颂》 (局部)

《石门颂》 (局部)

《石门颂》摩崖又名《杨孟文颂》摩崖,王升撰文,隶书22行,满行31字,碑额隶书《故司隶校尉楗为杨君颂》10字,其碑文记载杨孟文修葺石门道之事。汉建和二年(公元148年)刻于陕西省汉中市褒城褒斜道之石壁上。

此摩崖刻石书法结体古拙自然,运笔富于变化,每起笔多藏毫逆锋,含蓄蕴藉;线条中段行笔遒缓,敦厚沉稳;收笔多覆以回锋,藏于始终。此刻石通篇字势挥写自如,奇趣逸宕,素有“隶中草书”之称。清王旭《金石萃篇》云:“是刻石书体劲挺有姿致,与《开通褒斜道摩崖》隶字疏密不齐者,各具深趣,推为东汉人杰作。”杨守敬《平碑记》云:“其行笔真如野鹤闲鸥,飘飘欲仙,六朝疏秀一派,皆从此出。”

小编将其字体结构、行笔规律总结归纳,兹叙如下。

一、字体结构

此刻石字体结构灵活多样,与大多数汉隶取扁平之字形不同,《石门颂》结字多呈方形,但因笔画布置飘逸灵动,而毫无板滞之气,通篇而观,其累字成行的过程中似乎有中宫摆动的节奏韵律,这种节奏的形成原因主要是字中竖画本身的攲侧,如“奉”“魁”“承”“杓”“宁”“静”“烝”“庶”等字。

以前者为例分析。“奉”字竖画右倾;“魀”字中几笔短竖画,皆左倾;“承”字竖画左倾;“构”字一正一右倾,四字成行时,明显可以感受到由每个字的竖画书写时的攲侧造成的中宫摆动节奏,这种节奏感通常在行草书体中体现得更为明显。其他众多汉碑如《曹全碑》《史晨碑》等碑刻中未见如此明显波动节奏。

《石门颂》的这种书写意识似乎影响了日后蓬勃发展的魏晋行草书风。以上所举字例中竖画的攲侧造成了整体一行字势的运动节奏,但若细看,每个字的平正关系却没有因为竖画的倾侧而改变,如“奉”字,虽竖画右倾,但在其中向左下微倾斜的三条长横以及舒展的撇画向右作一种视觉上的引力之后,全字复归平正。

“魁”字,最后一笔,化繁为简,收笔粗重厚实,压住字角,与该字左侧众多左倾的笔画亦形成一种重力上的平衡。“承”字亦同此书写思想,虽竖画左侧,但捺画沉厚,压住字角而取得平衡之势。“杓”字右边部分“勺”竖画虽右倾,而左边“木”字横画则取向左下之斜势,左右两部分形成一种向外的张力,从而取得平衡、平稳的字势效果。总之,数字成行极富波动节奏,而单独推敲每字又复归平整的书体结构,在汉碑中确实不多见。临习此碑时需悉心观察体会而得其神。此外就四字的大的外形而言,“奉”约呈正三角形,“魁”约呈梯形,“承”约呈圆形,而“杓”则约呈方形,字形完全依笔画而定,质朴坦然,毫无修饰笔画,这也正是《石门颂》古朴自然之美的根源所在。

二、行笔规律

在把握《石门颂》的字体、字势结构的基础之后,行笔规律也就是对其笔法的追摹,才是我们要将此刻石的风采外化于形式的过程。

《石门颂》笔画线条起笔多含毫逆锋而入,行笔过程中线条中段多凝重而“中实”(包世臣《艺舟双楫》),与唐楷书之线条中段行笔相对较轻而快的运笔特点完全相反,收笔亦多含毫藏锋,藏器于中,毫不张扬。即使撇捺笔画亦很少见有出锋现象。

小编就一些笔画或偏旁的行笔规律结合所临字体分述如下。

1.点:点画多拉长而成短线状,且均藏锋写出,若是多点,势所相向。如:“汉”“于”“听”“辽”等。

2.横:横画的长横起笔圆润,中段起伏波动明显,有时收笔略带燕尾状,有时圆收。短横凝重。如:“王”“平”“未”“至”等。

3.竖:竖画线条多沉重攲侧,随字势而出。如:“下”“升”“用”“顺”等。

4.撇:撇画多起笔与收笔圆润,弧线舒展。如:“府”“君”“所”“石”等。

5.捺:捺画舒展而行笔波动明显,有时略带燕尾状,亦有圆收状。如:“永”“以”“文”“元”等。

以上所述五种笔画的书写特征,仅是学习者在长期的临习过程中总结出的一些规律特点,远未翔实,只当抛砖引玉。

《石门颂》摩崖书法以其古朴自然、浑厚刚劲的神采,彰显了汉朝文化的宏大气魄,以及博大深远的文化底蕴,习此碑者当悉心体会其中的特点变化与精神内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