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书画报官网

当前位置:

首页 书画作品 绘画
绘画

李成林:冬日荷花别样洁(冰雪画派代表人物)


时间:2016-03-04 08:38:03 来源:本站 作者:于志学 点击:5919


李成林别署小堡闲人。1968年1月生于安徽省滁州市,现居北京,为职业画家。2008年就读于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生院于志学冰雪画工作室研究生课程班,主攻研究冰雪花鸟,在于志学冰雪山水的技法基础上,用传统写意花鸟方法开拓了李成林冰雪花鸟世界。作品多次入展,并被国内外藏家收藏,现为冰雪画艺术研究会理事。

李成林是中国艺术研究院于志学冰雪画工作室研究生课程班2008级学员,是一位来自安徽皖东地区的寡言少语而又带点忧郁气质的年轻画家。与大部分东北和中原地区学员的豪爽奔放性格迥然不同,他内向而腼腆。

说起李成林的冰雪情怀,来自于他的孩提时期。踏遍家乡田头坝间的他,对乡村一草一木的记忆,尤为深刻。“尤其是塘里或田间的残荷,在一场大雪过后,残叶披上银装、仿佛少女披上洁白的婚纱,婀娜多姿,娇美动人,远远望去起伏连绵的残荷雪枝和低头弯腰的莲蓬披上雪后显出如少女般羞涩之态,言犹未尽,是多么美丽迷人的画卷。”冰雪残荷就是这样,深深地印在童年李成林的记忆中,最后涌动出通过创作来表现冰雪残荷的欲望。

荷花是中国的十大名花之一,自北宋周敦颐在《爱莲说》中写了“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的名句之后,荷花便成为世人眼里的君子之花。以其艳丽的色彩、远溢的清香和靓丽脱俗的优雅风姿,成为人们特别是文人推崇的那种身处污泥之中,却纤尘不染,不随世俗、洁身自爱的高洁人格的精神象征。

从古至今,以荷花为题材的画家不胜枚举。如八大山人的荷花追求怪异意象和出人意料的造境,把花鸟画借物抒情、托物言志的表现手法通过对荷花这一具体事物的描写所寄托的思想感情和志趣发挥到了极致。潘天寿的荷花,从石涛、吴昌硕等诸家中博采所长,笔墨苍古、凝炼老辣,而那与人迥异的构图更为画面增添了霸悍气势和现代构成美。冯今松的荷花追求意念的超越,他以中国画的写意精神统领画面,以西画的色彩明暗关系和装饰效果渲染,有着时代感的鲜明印记。但是所有我们耳闻其详的大家笔下的荷花,他们所用的绘画语言无一不是中国传统的水墨,表达的均是传统文人“写物寄意”的情怀。

冰雪画派画家李成林,在传统的基础上,通过冰雪画矾墨新技法和语言形式,追求前人画荷所没有开启的表现途径,去完成自己“艺术原创性因素”的自我理想,并借此树立自己的艺术风格。

《冰荷系列》(1)34cm×34cm 2015年

李成林喜欢花鸟画多年,开始学画是在天津美院书画班,故深受津派花鸟画影响。随着他的视野逐渐扩大,他开始注重从花鸟画大家的作品中领悟中国花鸟画精神。后来则受齐白石、王雪涛的影响,他渐渐地意识到,画荷花的画家太多,要想在这个题材中突破、超越前人,更是困难重重。

如何才能有所作为,必须拉开和古人的距离,和大家的距离。当他来到冰雪画工作室后,从我们以创造理念发展中国画艺术精神的教学主张中很快得到启发,他立志要用冰雪画的特殊语言和技法把中国画的写意精神展现出来。因此他选取了以冰雪荷花为主要题材的冰雪花鸟画入手,他取李商隐、周敦颐笔下荷花高洁、雅逸、柔美之意,采用冰雪画矾墨语言和技法,把传统花鸟画形式转换成具有新的现代意识和冰雪美学审美内涵的花鸟大写意风格,故而便打上了李成林鲜明的艺术符号。

《冰荷系列》(2)34cm×34cm 2015年

李成林的冰雪花鸟画令人耳目一新。虽然这句话的使用度颇高,但用在成林作品上仍是十分贴切。传统花鸟画分为艳丽色彩的工笔”及以简练概括的手法的“写意”,到了宋代以后由于文人画思想的进入,水墨的梅、兰、竹、菊“四君子”成为花鸟画主要表现的对象。而李成林的冰雪花鸟画展示的是一个崭新的白色世界,他的冰雪荷花荷叶是白的,只有叶颈是黑的,与传统形式完全是反其道行之,他把传统的“黑”变成了“白”。

《冰荷系列》 十二 45cm (直径)2012年

李成林的冰雪花鸟画与传统花鸟折枝手法不同,他从客观自然的形象美出发,借助于山水画的某些表现手法,与传统花鸟画拉开了一定的距离。同时,他不去侧重表现常人笔下荷花的柔美纤弱,而是以拟人化的手法突出冰雪荷花坚韧的耐力,清新的气息,蓬勃的生命力,以荷花表达人生的感悟和积极向上的生命态度,激发人们的斗志。

李成林的冰雪花鸟画,恪守着中国传统绘画精神的写意性。他深谙中国绘画“以形写神”的艺术主张,心与境合,在淡然挥写中追求作品的意境美,把“意”立在了“写”处。他以质朴、真实、自然的心情与冰雪世界的花鸟交流,以求作品内在的精神、内在的神韵,画面中隐喻着一种文人气息。

《再现琼枝白玉身》180cm×97cm 2015年

李成林的冰雪花鸟画,灵透、飘逸,这是他孜孜不倦地致力于把传统水墨语言和冰雪画矾墨绘画语言结合探索的结果。矾墨技法和语言,有其自身的特点,它像一把双刃剑,它所产生的矾水水痕线虽然可形成出神入化的肌理效果,但如果掌握不好就会给画面带来板、结、涩、硬的弊病,尤其在写意花鸟画上难度更大。李成林通过一段痛苦的探索和磨合,克服了矾墨的弱点而又尽情展示出矾墨语言的艺术魅力,这是难能可贵的。

艺术的发展需要后人汲取前人的营养不断地开拓和创新。每位画家都能有一点突破,就是对文化艺术发展的贡献。愿成林继续努力,不断提升自己的艺术修养,创作更多富有精神内涵和鲜活生命的艺术作品。(2011年6月23日写于延庆运思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