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书画报官网

当前位置:

首页 艺术讲堂 艺术讲堂
艺术讲堂

“骨法用笔”在“没骨画”中的体现


时间:2016-03-07 14:11:56 来源:本站 作者:郭璟 点击:5820

没骨画是中国绘画艺术中的一朵“奇葩”,有着悠久的历史。为了达到艺术表现的目的,没骨画弱化了线条的刻板和装饰性,以灵活的用笔来适应更加自然和微观的物象真实,更加注重色彩的微妙变化。而线条在中国画中一直处于重要的地位,“以线造型”“以线立骨”是中国画传情达意的重要特点之一,没骨画却一改传统准则,把线条隐没或者是弱化,那它又是怎样来体现“骨法用笔”的呢?

“直接以色图之”是没骨画的主要特点,也是没骨画体现“骨法用笔”的方式。这种“以色图之”并非不讲究用笔的平涂,而是在着色方面对笔法的新要求。从历代没骨画论述及流传至今的作品来看,这种以色彩表现的笔法更多的体现在意笔没骨画中。

早期的没骨画作品主要是以层层渲染赋色为表现手法,并没有明显的体现出用色上的“骨法用笔”。

宋代郭若虚曾评论徐崇嗣的画“以其无笔墨骨气而名之,但取其浓丽生态以定品”,赵昌的画“笔气羸懦,惟尚傅彩之功也”,而在《图绘宝鉴》中也认为徐崇嗣“画花鸟,绰有祖风,又出新意,不用描写,止以丹粉点染而成,号没骨图,以其无笔墨骨气而名之,始于崇嗣也。”从史料可见,起初的没骨画保留了众多院体绘画的技法特点,的确具有重渲染赋色、轻用笔的特点。

明 董其昌 《昼锦堂图》 绢本 (局部)

到了明代这种现象就有了很大的改观,我们可以从董其昌的没骨画作品中看出,其作品与水墨写意画一样崇尚用笔,他的没骨山水代表作品之一《昼锦堂图》中,先以浓重的赭石勾出山石的轮廓,再用花青皴擦,之后敷上石青、石绿等矿物颜料,有些地方覆盖了最初赭石所起的轮廓线,也有的地方若隐若现;树木是以重色点染,整幅作品色彩鲜润。在绘画技法上,其作品是以色彩取代墨色而进行了勾、皱、点、染,以表现树石之凹凸形,在“没骨”之中仍有“骨”,以色骨取代了墨骨,在浓重的渲染中仍保留有细劲的线,这也是董其昌没骨山水的最大特点。

到了清代,许多画家模仿张僧繇没骨山水,是因为张僧繇变密体为疏体,开创的青绿没骨山水,强化了以色造型的表现形式和青绿语言的特色,其作品被唐代的李嗣真评为“骨气奇伟”,这说明张僧繇也是十分讲究用笔的。

没骨画在着色上对用笔的要求,我们还可以从明代花鸟画家郭诩的《青蛙草蝶图》中看出。《青蛙草蝶图》是一副妙趣横生的小幅没骨画作品。该作所受的笔墨束缚较少,突破了传统循规蹈矩的表现方式,而偏重于传达笔墨情趣,是一幅清新、淡雅、天真的“墨戏”之作,表现出了十足的田野情趣。

自从文人水墨写意画兴起以来,众多画家都以“色不碍墨”为创作要义,因此写意画中的色彩也只是水墨稿的润泽而已。

明 郭诩 《青蛙草蝶图》

但在郭诩的这幅《青蛙草蝶图》中,却突破了用色法则的局限,他的作品注重以色表现,以意敷彩。他用藤黄画蝴蝶,用白粉渲染青蛙的肚皮,用汁绿画叶子,用墨线勾画叶脉。他的作品墨色搭配和谐,干湿、浓淡相宜,粗率的笔法和浓淡不同的墨色浑然一体,既突出了画面的空间层次,又增强了画面的意象色彩,娴熟的笔墨和着色技巧进一步凸显了“骨法用笔”的要求。

可见,无论是传统没骨画还是现代没骨画,其与工笔画一样,都是十分注重“骨法用笔”的,只是在表现上不同,前者是以色彩和墨块的表现来彰显“骨法用笔”要求,而后者则是“以线造型”的方式。现代没骨画,也并不是完全舍弃线的纯粹以色代墨的平涂,而是从视觉上把线弱化了,进而突出色彩的表现。如李魁正的没骨画作品,在他所创造的没骨工笔花鸟画中,就是将勾线不断弱化了,最终消失蜕变,在他所描绘的物象轮廓部位经常会有一种似是而非、若隐若现的线,反而韵味十足。

总之,只要是优秀的绘画作品,都是遵循“骨法用笔”原则的,无非是用何种方式来表现而已。(郭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