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书画报官网

当前位置:

首页 艺术讲堂 艺术讲堂
艺术讲堂

汉代篆刻鸟虫研究


时间:2016-03-09 08:54:52 来源:本站 作者:于磊 点击:6492

汉朝鸟虫印 (篆刻内容: 李堪)

汉朝鸟虫印(篆刻内容: 杨玉)

印章底部

印章底部

作为篆刻学,主要表现为将汉字书法的美,与章法表现的美,刀法展现的美及金石自然美融为一体,以独立欣赏的表现性艺术。而在篆刻艺术的长河中起源于春秋战国时期的“鸟虫篆”随使用场合的要求而呈现多样化发展,到了汉代时期鸟虫篆大量进入印章领域,从而使鸟虫篆在篆刻印章艺术中流光溢彩,成为“篆刻学”发展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本文主要讨论“鸟虫篆”在汉代篆刻艺术中的运用与表现。

一、鸟虫篆在印章艺术中的运用

(一)鸟虫篆印章艺术的发展历程

鸟虫篆印是在鸟虫书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鸟虫书最早是作为一种装饰性的文字出现于春秋战国时期的兵器上,秦代统一了文字后,小篆成为正统文字。汉代时,其辞赋文风华丽繁缛,与之相对应的小篆文字也追求华丽繁缛,鸟虫文字便以小篆为基础开始装饰于各种器物,鸟虫书入印在当时已成为时尚。然而鸟虫篆印经过汉代的繁荣之后,随着整个印坛进入了八代之衰,经历了长时间的式微之后,开始复兴于明清,稍有影响的人有何震、汪关等。而至近现代人为数甚少,其中邓尔雅和方介堪是公认流派印以来第一位鸟虫篆印大家。其后又涌现了一批以韩天衡、吴子健为代表的上海印人,他们大胆创新,为鸟虫篆印的发展做出了贡献。

(二)汉印中的鸟虫篆

汉印是古代玺印的巅峰期,也是古代鸟虫篆印章的辉煌期。在汉代鸟虫篆大量进入印章领域,以玉印、铜印为代表类型。汉代玉印线条装饰呈明显的动物图案,但其笔画的动物形象变形皆无损于原字的结构、笔意、向背等,精炼传神生机盎然。而汉代铜印则很少有动物的简化形象,其线条盘曲流动填满整个印面。因玉印的材质与艺术价值都较高于铜印。因此,本文主要介绍汉玉印的鸟虫篆。

二、汉玉印鸟虫篆纹饰的特点

(一)异形笔画

汉鸟虫篆玉印中有些线条不是动物纹样的形状,但也异于普通笔画,带有某种具象化的特征,对这些线条加以归纳、总结,汉玉印中的这类线条有以下两种。

1、折刀式中间细两头方的横线

如果仅就线条效果说,汉玉印中这种线条的运用起到了避免线条单调的作用,而且在全是曲线的印面中显出方笔、棱角,从而平添些许清刚气息,玉印味随之更为突出。

2、局部线条粗化补空

这是汉玉印最常用的手法之一。局部线条加粗在鸟虫篆印中也常用,汉鸟虫篆玉印中的这种用法主要是为了补空。局部粗笔,都是在笔画间隙较大处,从而拉近笔画间的距离。

(二)构形特点

1、笔画盘曲富于变化

汉鸟虫篆玉印的篆法,装饰性强,给人以简明生动规矩的感受,但又富于变化,华丽、奇诡,在有限的数量内,它几尽变化,毫无重复之嫌,令人叹服。汉鸟虫篆玉印因为多是两个字,字形竖长,故其盘曲不仅要考虑美观,且要考虑字形的弹性是否足以拉至竖长。其盘曲的位置多变,更多地照顾到竖向上的拉长,略似春秋战国鸟虫书的特点,既规律又充分注意纵横协调。

2、左右萦绕反复盘曲

这类处理在春秋战国鸟虫篆金文中就颇为常见,而且手法繁复。汉鸟虫篆玉印中的盘曲也有类似的特点。比如“新”中,“亲”部下三竖笔中,左右边两笔相对简明,而中竖一笔反复盘曲,显然是为了填充空间。

3、打破对称巧于变化

这种情况一般发生在类似于“木”字结构对称的中竖上。这一中竖左右盘曲,或加以饰笔,原本对称的结构变得不再对称。这种处理手法源自春秋战国鸟虫篆金文的余绪,也与汉玉印中求变化的因素息息相关。

4、灵活补空繁简互补

鸟虫篆印在构图上能利用简繁的处理,体现出主次感和虚实感,这种不平均的笔画安排,使印面疏密对比,变化多端,顿生情趣。为了保持全印的匀称,作者对文字较繁者尽量简化装饰,而对笔画较简的字反复装饰、盘曲,其中对留空的填补最见功力。一字中如此,在一印中也是这样。比如“潘刚私印”一印,每一个字的盘曲补空都很合理。正因为合理,其反复盘曲才不觉过分。

5、花点缀巧循规律

江浙一带江南丝竹的“加花变奏”,即在主旋律上加上装饰音,听起来别具风味。汉鸟虫篆玉印中也有类似的处理。这类处理最突出的例子是类于“木”字下半段对称的结构。比如“新成甲”,都在主笔中竖上加一笔与之交叉的短笔,这是汉鸟虫篆玉印中特有的现象。这种处理手法未见之于春秋战国鸟虫篆金文。但是,这种处理也易引起人们的误解,误以为这种花饰是一笔笔画。但这一现象也足以提醒我们,鸟虫篆印装饰中的旁加花饰应该慎重,不能因为创作时随意加花饰而导致作品文字古怪,让人无法释读。通过分析,我们可以看到,汉鸟虫篆玉印的装饰构形是有规律可循的。对于变化莫测的鸟虫篆印来讲,这种规律太过重要。我们可以在鸟虫篆文字有规律的前提下,在线条上加以装饰。

三、结语

鸟虫篆印自汉代一千多年的湮没无闻,明清的式微,时至今日,终于等来了它的春天,它的创作逐渐升温,创作群体保持上升的势头,呈现出一派繁荣的景象。当代将青铜纹饰作为鸟虫篆印取法的语言,不同于其他的印章取法模式,这些作品拉开了与秦汉的距离,对后人的创新有着良好的启迪意义。我们只要继续探索发现,业精于勤,相信,汉鸟虫篆刻艺术的辉煌必将到来!(文清)